榮寶齋官方電商交易平臺

李翔官方網站

文章

藝術家相冊

真實,藝術的生命——李翔的人物畫創作
2016-06-02 16:21:09作者:邵大箴瀏覽:1536次

    要了解和評價李翔的藝術創作,必須認識當前中國畫人物畫的狀況。作為當代有影響的中年藝術家,又在中國人民解放軍任職并主持美術工作,李翔是密切關注當代美術思潮與動態、思考和研究當代美術問題的人。他在中國當代藝術大潮中,堅持自己選擇的藝術道路,并用自己的觀點和藝術實踐,影響周圍的同道,這一點是我們在閱讀李翔作品時要首先注意到的。

    在20世紀中西文化交融的大背景下,經過幾代藝術家的艱苦努力,國畫人物畫在反映現實生活、塑造人物形象方面取得了很大進展,許多真實、生動的形象組成蔚為大觀的藝術長廊,為前幾個世紀的人物畫成果所望塵莫及。但在充分肯定其輝煌成就的同時,也不能不指出存在的缺失,那就成為人物畫主流形態的“新體人物畫”,因吸收了西畫的素描造型能力達到了較高的寫實水平,但在發揚民族傳統人物畫的神韻方面尚有不足之處。學院的寫實造型技巧用于水墨畫創作常因依賴靜態模特兒作畫造成刻板而缺少生氣的缺點。人物畫自身在發展過程中遇到的難題,即如何處理素描造型與白描的線造型之間的關系,如何解決形體結構與筆墨神韻之間的矛盾,如何使水墨與色彩有機交融等等問題,便凸顯了出來。創作中的這些難題,對一些從事人物畫創作的藝術家們無不影響。90年代初,新文人畫崛起,不少中青年國畫家試圖矯正新體寫實人物畫表現語言的弱點,采用一種隨意的、自由書寫的方式作畫,一時間形成一種新的時尚:不求造型的寫實,而重筆墨的即興性與隨意性。這對五四以來已經形成新傳統的人物畫既是沖擊,又是一種補充。但隨之而來的新問題是,這些逸筆草草的人物畫卻因過分追求表現手法的自由,而缺少塑造客觀對象的嚴謹性和形象刻畫的深度。況且,新的表現手法一旦形成風尚,成為一種大家默認的套路,眾人趨之若鶩地去模仿,必然成為妨礙藝術創作健康發展的阻力。人物畫中的這種狀況,大體與山水畫中的情勢相似,從矯正客觀寫生、忽視畫面情韻的偏失轉向片面地重視筆墨情趣,導致徒有筆墨符號而忘卻對丘壑與主觀感情的表現。

    看看李翔怎樣以自己的創作來回應當前這種思潮的。

    李翔青年時期在解放軍藝術學院和中央美術學院學習期間,曾費大力氣鉆研民族繪畫傳統,并且努力學習西畫,學習西畫的造型與色彩,在中西繪畫觀念和技法的比較中,他既看到了它們之間的差異,又看到了它們的共同點,堅信可以在繼承民族傳統悠長的基礎上吸收西畫的某些技法而使中國畫的表現手法更為豐富。之后,李翔執著于人物畫,主要描繪當代人的形象。他運用的是寫實手法,繼承了20世紀“中西融合”的人物畫傳統。他不滿足于此,他不斷在探索,努力在突破。他不同意這樣一個觀點,即認為當代中國畫的人物畫因為吸收了西畫素描造型而走錯了方向。他認為,素描作為一種造型手段,對視覺藝術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它與中國意象造型,同中國完備的筆墨體系,是相互輝映的,這兩者的完美結合是一個巨大的工程,難度非常之大,需要幾代人付出的艱辛勞動,不是一蹴而就的。他自覺地把自己的創作和工作納入這一巨大工程之中,并矢志不渝地為之拼搏。寫人,寫真實的普通人,成了他的天職和使命。他一直關注農民、工人、戰士、城市平民,關注他們的生存狀態和內心世界。李翔在自己的創作中弱化情節的因素,以加強對人物形象的刻畫。《老牛》、《原鄉》,都不是以情節取勝,而是集中筆墨寫人物,通過人和他們飼養的體魄碩大無比的牛,寫勞動者的生存狀態和心境,這里有同情,有贊美,也有某些困惑和理性的發問。他的那幅多人物《父老鄉親》,情節因素也極為有限,描繪的是陜北農民趕集歸來的場景,一群擁擠地坐在拖拉機上的男女老幼,處在激動和興奮的狀態中,但每個人的神情卻有細微的差別。畫面構圖如一塊堅硬的石頭,人物似浮雕刻呈現于上,但畫面充滿陽光和生氣,寄寓了作者對這些勞動者真摯的深情。他筆下的戰士是個性化的,是有英雄氣概的真實的人。《猛士》的憨厚、堅定,《武警》的機智、敏銳,都予人以深刻的印象。

    李翔在人物畫創作上取得的成功,得益于他堅實的造型基本功和全面的藝術修養,更得益于他對客觀對象和對藝術真誠的態度。他十分專注地研究人物的外形、體型特征,他同時十分重視自己的主觀體驗,更對人物的心理活動有一種難得的視覺穿透力和心理感應力。他的這些能力在他的許多人體寫生中已經有出色的表現,而在他的創作中更有揮灑自如的發揮。不同于前輩畫家的是,他淡化了人物形象中理想化即“美化”的成分,而追求更為客觀的真實性。他寫勞動和艱苦生活經歷在他們臉上、手上和形體上留下的印跡。他在正面塑造人物形象,寄寓自己同情、尊重和崇敬的同時,不回避人物生理上的一些缺陷,他巧妙地用這些由于艱苦勞動條件所造成的生理缺陷,來襯托人物的身份甚至身世。在這里,李翔能掌握一定的度,力求表現一種“真實的美感”而不使形象丑化。這真實是來自具體現實生活的,它不優雅、柔美,但在繁重、苦澀中有一種“力美”,有一種強迫人駐足和思考的力量。

    李翔的這種審美追求集中體現在他的大幅近作《一個階層的分析》中,這些勞動了一輩子的普通人,背負上繁重勞動生活在他們身體上留下的印跡,光裸著身子,無所求地呈現在我們面前。就構圖來說,人物之間無有機的聯系,有一點超現實的味道,他們在我們面前側面而過,可是一個個真實的生命卻印在我們的記憶里。這是一個我們不應該忘記的、生活在社會底層的人群!

    在李翔的人物畫面前討論素描與白描、線造型與塊面造型、水墨與色彩關系這些技巧問題,似乎有些多余。李翔用自己真實的思想感情,塑造了許許多多使我們感動的、有時代特征的、鮮活的人物形象,豐富了我們的審美感受。他的努力和取得的成就理應得到我們的尊重和贊賞,不過更使我們尊重和贊賞的是,他不滿足于他既有的成績,決心為完善它的藝術繼續努力,從他最近發表在《畫界》的文章《真誠是起點,質量是生命,創新是靈魂》中(見《畫界》2007年第4期),我們得到了這樣的信息。

上一篇:沒有了

下一篇:一默齋主(上)

jdb电子龙王捕鱼移分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