榮寶齋官方電商交易平臺

王明明官方網站

文章

藝術家相冊

靜寂清涼——周思聰的荷花世界
2016-05-09 11:34:25作者:王明明瀏覽:1771次

    周思聰是我的老師。回望她的一生,我還是想用那八個字來形容“燦爛之極,歸于平淡”。的確,她是一位用生命繪畫的藝術家,要理解周思聰,首先要了解她的人生經歷,才能明白她藝術上的升華是如何來的。而周思聰筆下的荷花是她藝術創作的最后主題,也是她藝術修為與境界的高點。因此,這次為周老師做荷花的作品展覽,我想了幾天,最后取名叫“靜寂清涼——周思聰的荷花世界”,應該說是對她藝術與人生的一次致敬。

    周思聰作為藝術家、尤其是作為女性藝術家,她藝術發展形成的過程在整個中國的20世紀都是非常具有特點的。尤其是她作品風格的變化雖然可以分成幾個階段,而每一次變化都是那么的順暢而自然。1963年,周思聰從中央美術學院畢業就進入北京畫院,在這里她與老先生們相處得非常融洽,從傳統與前輩中汲取營養。她很刻苦,在畫院圖書室的很多借書卡中有她的借書記錄。她的藝術到文革后期也逐漸形成了自己的面貌,像《長白青松》、《山區新路》,以及1979年創作完成的《人民和總理》,應該說是她創作的第一個高峰。后來,她與盧沉老師到遼源礦區寫生并受到日本藝術家丸木位里、赤松俊子夫婦的影響,創作了大型組畫《礦工圖》,是她藝術創作的第二個高峰。80年代初,她去四川等地寫生,創作出彝族系列作品。在這一系列中,周思聰沒有局限在服飾的表現上,而是抓住了人,從女性的視角,體現了她對生活苦難的理解與天性的表達。這一時期的創作,周思聰逐漸從葉淺予、黃胄以及徐蔣體系中走了出來,自己的面貌逐步形成。所遺憾的是她的風濕病日漸加重,不能再畫大創作,因此,小幅的創作成為主體,荷花成為這一時期她筆下最主要的表現題材。

    關于周老師荷花的創作,還有一段故事。1991年,我陪新加坡攝影家蔡斯民先生去新疆采風,在路上聊起他非常喜歡周老師的作品。我說:“您為什么不買一批畫給周老師辦個展覽呢?”他說:“很想,不好意思說。”我說:“好,我來和周老師說。”于是,才有了后來周老師到新加坡的展覽。在客觀上,這次展覽也促使了周老師在病中的創作。1992年,她在京豐賓館創作的那批荷花,應該說是最具代表性的作品。

    荷花系列的作品是周思聰的藝術經歷、人格精神的集中體現。那時她的風濕病已經很嚴重了,甚至是用兩個手指夾著筆在畫畫。因此,她筆下的荷花帶有一種凄美,一種隱隱的痛,只有近距離接觸她的人才能理解。那是對生命無法挽救時,在無奈中的覺悟。她曾跟我說:“明明,我都想通了,一切隨緣吧。”所以,在畫面上我們看到的是蒼涼后面的升華。她的荷花是有正能量的,雖然渴望與無望交織在一起,但根上是陽光的。

    從創作角度看,周老師筆下的荷花拋掉了許多技法,她在減,一次次地減,越減越接近藝術的本質。我想,這是依賴于她細膩的情感、天性、勤奮與對藝術的愛。她的荷花好像隨筆拈來,但所達到的境界又是不可代替,不能仿造的。因此,對于她的荷花創作沒有辦法通過技法去衡量,因為根本就不是技法的問題。她在用創作去燃燒生命,用藝術去悟道。她不是佛教徒,但她達到了佛法中所說的“靜寂圓明”的境界。的確,面對那清涼世界,周思聰以荷花應之,與靜伴之。


2014年5月23日于潛心齋

上一篇:尋求中國畫發展的規律

下一篇:追求高度勇于擔當——王明明先生訪談(一)

jdb电子龙王捕鱼移分技巧